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圣光暴君 > 第0474章 要我死不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吞下天陽機械廠為首的十幾家國營企業后,‘圣光集團’算是正式成立了。

    除了貼近民生的‘和諧’系,‘圣光’迅速擴張,名下有機械廠,電池廠,鋼鐵廠等等。

    但除了機械廠職工多,其他廠子都很小。

    比如鋼鐵廠聽起來名頭大,其實就是幾臺短行程冶煉的電爐,靠廢鋼廢鐵做原料。

    廠里的電爐都是上年頭的蘇聯貨,能耗大,產能低,維護性差,基本靠人工操作。

    周青峰準備將它們通通淘汰,在國內定一批新的——類似的爐子動不動幾十上百噸,電商位面買不來。

    此外電池廠要升級為電子廠,老是生產鉛酸蓄電池可不行,哪怕生產收音機也更強些啊。周青峰實則想做電子器件,從最簡單的電阻電容開始。

    這一系列工廠其實就是周青峰孜孜以求的產業鏈。除了輪胎,機動三輪車的部件基本都可以在天陽采購到。

    但周青峰并不追求所有東西都自己生產。比如機械廠專注于生產發動機,三輪車的其他零碎部件基本都外包。

    對于外來客商,周青峰帶著他們參觀一遍機加工車間后,就讓林婉繼續接待。能不能跟‘圣光’做生意,就看他們的本事了。

    大裁員帶來的負面影響發酵的差不多,影響力正在擴散,到了該解決的時刻了。

    一直以來,周青峰就像個善財童子。他今天給錢,明天撒幣,與人友善,童叟無欺。整個天陽市提起‘圣光’的周總裁,都豎大拇指夸一聲‘仁義’。

    現在‘仁義’的周大爺算是顯露原形了——好你個‘海外’來的資本家,渾身上下都流著血和骯臟的東西。

    全市上下不敢說百分百,至少一半人在罵他。誰家沒個親朋好友,誰家沒個兄弟姐妹,到了周青峰兇狠裁員的時候,大家都得受點牽連。

    數萬人安安穩穩的過日子,突然間就發現自己的工作沒了,福利待遇化作空,再也別想當米蟲了。

    人活于世,骨子里就為了追求輕松舒適的生活。

    大家嘴上可以罵國企效率差,體制有問題,社會不公平,可一旦傷害到自己的利益,便立馬換一副嘴臉了。

    這個時間的關鍵是什么......

    輿論啊!

    當大家面對亂糟糟的民意而措手不及,蓄意醞釀的周大爺出手了。

    還記得被屠的hk幫派控制了一家三流八卦小報嗎?自打‘圣光文娛’的生意越做越大,那家八卦小報的人員都要分流去搞娛樂業了。

    但是最近這破小報搖身一變,改版了。

    hk街頭巷尾的報刊攤出現一份新的《和諧周刊》。創刊號就關注內地的企業改革新思路。

    周刊先用寫實的筆調將大陸當前的國企問題深入描述一遍,再用彩虹屁把天陽市給夸了一通,仿若萬綠叢中一點紅。

    “天陽市府非常的有魄力,打破窠臼,勇于承擔責任。”

    “通過引進外資,強化競爭,清理整頓國營不良資產,為提升社會效益闖出一條新路子。”

    “改國營為國有,這種探索和創新值得肯定。雖然試點有風險,但不失為有擔當的表現。”

    “海外也有同樣問題,現在介紹一下法國國有企業的管理辦法,著名的湯姆遜公司值得我們學習和參考。”

    不亢不卑,有理有據,《和諧周刊》第一期深入淺出的向全世界介紹了天陽改革的新局面和狀況。

    當然了,改革就會有陣痛。一部分素餐尸位者鬧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份周刊的行文造句跟普通hk媒體完全不同。它頂多用的繁體字,跟hk自創的俚語文風完全不同,顯得極其另類。

    報道出來后,由于其理智的思考,客觀的描述,中立的點評,立馬作為海外輿論新風。就連文章的作者筆名都叫‘理客中’。

    因為這壓根就是周大爺自己寫的文章,也不是給hk人看的,只為了‘墻內開花墻外香’。通過蕭金浪在體制內的關系,文章上內參了。

    當《**消息》轉載本文,外媒和官媒結合,影響力瞬間放大千萬倍。

    此文出現,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天陽市的頭頭腦腦簡直是喜大普奔。改革總是有風險,他們正被大量失業的問題整的焦頭爛額,不知多少人在落井下石等著看好戲。

    終于有人站出來說句公道話了。

    還是海外媒體。

    極其難得的話語權啊!

    這一句頂一萬句。

    《天陽日報》再次轉載這片文章,就為了告訴市里的人們——看看,連海外媒體都說我們做的對,你們再鬧也是沒有用的。

    僅僅過了三天,《和諧周刊》再發特別評論。標題為《割肉補瘡何時休?》

    文章開頭就以犀利的筆調大罵素餐尸位,無能懶惰,不思進取,卑鄙懦弱,寡廉鮮恥,貪婪無厭,巧取豪奪,偷雞摸狗,卑劣下流,心思齷齪的社會蛀蟲。

    ‘理客中’拿出了詳實的數據,列舉天陽機械廠有多少吃閑飯的無效部門和職工,列舉了裁員前后企業的資金流。

    工廠不管是采購還是銷售,一大堆人握著筆等著審批,無人愿意放權。很多事就這么拖啊拖的就拖黃了。

    所有人都能看出一件事,偌大個企業被一群蛀蟲吃的千瘡百孔。光是給退休職工發工資,就把廠里全部的利潤耗盡。

    耗盡了企業利潤不算,還得貸款繼續耗。這樣的企業成了天陽市極大的負擔,大到整個城市不堪重負。

    當然了,文章的火力瞄準被裁員的那批人。有同樣問題的其他方面,‘理客中’一概不談。

    蕭金浪繼續運作一番,讓《**消息》干脆搞海外視點連載算了。

    天陽市府看到第二篇,簡直痛哭流涕啊!

    是啊,是啊,就是這般蛀蟲,搞得偌大的企業坐吃山空,還拖累全市經濟。都是他們的錯,全是他們的錯,只要把他們搞定就好了。

    市里頭頭腦腦恨不能把‘理客中’供起來,早晚三炷香的拜拜。市里不但紙媒轉載,還發表評論員文章。

    連天陽電視臺都動員起來,深入挖掘機械廠的‘過去,今天和明天’,批判當前的社會問題。

    由于事例具有普遍性,引發的社會反響極其強烈。

    所有人都在面臨同一個問題,當改革觸動自己的利益,到底該怎么辦?

    不改,大家死。

    改,自己死。

    當所有人都在拷問自己靈魂時,始作俑者‘理客中’正在自己的新辦公室里熬夜動筆頭,冥思苦想繼續寫第三篇文章。

    黃鸝捧著一杯茶,悄悄的放在自家總裁的桌邊,低聲說了句,“周總,很晚了。大家都下班了,有什么事明天再干吧。”

    辦公桌的另一邊,作為秘書長的林婉正在幫‘理客中’修改文稿。她抬頭看了眼黃鸝,淡然說道:“黃總監,你先回去吧。周總還要趕個重要的稿子。”

    黃鸝拿眼一瞪,眼神中的意思是:“我關心一下總裁,要你多管閑事。”

    林婉毫不示弱的瞪回來,含義更是明確,“滾遠點,這里沒你興風作浪的機會。”

    黃鸝才不走,反而靠近總裁身旁。一股幽香飄動,縈繞不散。正愁眉苦臉的周青峰果然抬頭聞了聞,問道:“香水用的不錯。”

    看對面的賤人幾乎跟周青峰緊挨著,林婉恨的咬牙切齒。

    可黃鸝還來不及得意,忽然盯著桌面訝然低呼道:“理客中?周總,這文章是你寫的?”

    周青峰的桌面上擺著十幾頁的廢稿,黃鸝快速掃過,更是驚訝道:“周總,你膽子好大,這算是妄議朝政啊。”

    ‘理客中’的第三篇文章,自然要談一談如何解決當前局面。周青峰腹中有千言,寫出來卻只能當個參考。

    十幾頁紙,黃鸝看了一頁又一頁,原本還想挑逗自家總裁一番,此刻卻大汗淋漓,頭暈目眩。

    紙頁上寫的都是‘曾經’的教訓和應對。可這些東西發出去,絕對是一擊必殺——把周青峰給殺了。

    周青峰苦笑搖頭,將黃鸝手里的紙頁收回,隨手一撕丟進了垃圾簍,“那個不是我要發表的。我正在寫的才是。”

    黃鸝再次仔細閱讀周青峰還沒寫完的文稿,跟剛剛驚艷又驚異乃至驚駭的思想沖擊相比,這要發表的文稿就庸俗了許多。

    “周總,你這改版的就沒意思,全是些官腔套話。”

    “你難道要我死不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