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署長差點心肌梗塞(求訂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此刻。

    馬來西亞各大家族,相繼收到了消息。

    頓時。

    俱是一愣。

    緊接著。

    “哈哈哈!”

    都笑歡了。多少年,沒有見蘇托家族嫡系進過局子。維卡,他們知道,雖然很多事情收尾做得不錯,但還是瞞不過他們。

    底子不干凈。

    不過。

    卻沒人閑的去找維卡的麻煩。

    很簡單。

    這可能迎來所托家族的報復,任何一方,都無法獨自承受蘇托家族的反擊。所以,都沒把維卡這個蘇托家的次子太當回事兒。

    哪料。

    今天維卡突然刷了一波存在感。

    ---被捕。

    “好樣的。”

    “開年大戲!”

    “有意思。”

    “。。。”

    一個個饒有興致地關注事態的發展,沒打算和蘇托家族開戰,因此不會推波助瀾。但是,保證法律的公正性,各家族還是能做的。

    而且。

    這個案件,已經開始有越鬧越大的趨勢。

    。。。

    分署。

    數量豪車開了進來。

    緊接著。

    幾輛警車也進入分署,署長滿頭大汗地朝著門口那個中年人跑去,點頭哈腰道“羅希先生,實在是抱歉,讓您親自跑一趟。”

    羅希。

    維卡的父親,蘇托家族目前明面上的掌舵人,老爺子年事已高,但還是沒完退休,家族重大的事情,還是老爺子說了算。

    “哼!”

    羅希冷哼。

    轉身。

    走進分署。

    “先生,署長,請稍等,我們分署局長正在對案犯監督審訊。”一個笑瞇瞇的胖警員上來,帶到會客間,禮貌地招呼著兩人。

    一聽。

    兩人臉色就不好了。

    案犯。

    監督。

    審訊。

    羅希還沒開口。

    “我不是告訴他,我要來的嗎?”署長氣急。

    不在門口迎接就算了,還慢吞吞的。

    監督。

    案犯。

    莫不是維卡?這貨難道就不知道何為‘留一線’嗎,把維卡抓了,即使判刑,之后你想過沒有,蘇托家族的報復會多猛烈。

    真是的。

    想死。

    干嘛拉著我一起,我還想繼續干呢。

    “署長,請不要著急,審訊還沒結束,您也知道,今天的對象有點特殊,我們要保證整個過程符合流程,對當事人公平公正。”

    小胖笑嘻嘻。

    “。。。”

    這番話。

    激怒了羅希。

    “呼!”

    一巴掌,扇向了小胖。

    然而。

    他低估了對方的警惕性,身體微微后仰,簡單躲過了羅希的巴掌。本以為會得手,震懾住對方的一巴掌就這么落空,羅希一愣。

    敢躲?

    “先生,請注意情緒。”

    這時。

    小胖臉上的禮貌消失,眼神銳利地望著羅希。

    “你膽子不小。”

    羅希笑了。

    這是氣的。

    一個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小人物,也敢給他提建議。

    “還行。”

    “。。。”

    署長心都要快嚇出來了,這里果然不是個好地方,一個分署警員就敢這么囂張,自己這個署長就在一邊,可好像也不頂用。

    瑪德。

    混蛋。

    這哪里是在打羅希的臉,他的臉也被踩地上。

    “我要求看看維卡。”

    署長道。

    “不行。”

    被拒。

    “我有權看。”

    “你有回避的義務。”小胖說。

    “我?”

    署長驚訝了,自己可是署長,雖然插手案件不行,但是監督審訊,可是法律明明白白賦予他的權利,這里的人,腦子銹了?

    “對。”

    “理由。”署長咬著牙。

    然而。

    下一刻,署長直接懵比。

    “據調查,當事人行兇那天,您的公子也在場,并且曾經對受害人實施過毆打,目前,我們正在準備文件,對在美國的他引渡。”

    這下。

    場寂靜。

    啥?

    又扯出一個?還要引渡?署長腦子一片空白,我擦,怎么把我家娃也牽扯進去了,啥時候,啥情況,他已經顧不得維卡了。

    “污蔑。”

    “你們這是污蔑。”署長大聲吼。

    “證據確鑿。”

    四個字。

    讓署長差點心肌梗塞。

    “不過,還需要進一步確定,是維卡的攻擊造成了死亡,還是貴公子的毆打造成,我們需要確定這個案件的主犯和從犯。”

    “維卡一口咬定,是貴公子打死的。”

    “所以。”

    “還請配合,讓貴公子回來受審,如果他逃逸,那么,我們只能按視頻判定,維卡系這一刑事案件的主犯,對其提起公訴。”

    聽完。

    “哐當。”

    署長一屁股坐茶幾上。

    心涼。

    上帝。

    要不要這么玩我,本是來撈人的。竟然把自家娃扯了進去,對方的話,他如何不明白,如果他兒子認罪,維卡就可能輕判。

    不需要保外就醫。

    不需要精神病證。

    不需要暗箱操作。

    脫罪。

    變得簡單起來,維卡可能就賠點錢,繼續在外逍遙,而他的兒子,只能進去唱鐵窗淚,想到這,署長眼神望向羅希,身體一涼。

    因為。

    羅希的眼神中,閃著一絲讓他懼怕的神采。

    “我。”

    “我。”

    “。。。”

    我了半天,署長都不知道說什么?引渡,那可是他兒子,雖然不學好,也不是唯一的兒子,但畢竟是自己的種,就這么放棄了?

    不引。

    那么。

    羅希就得想另外的辦法,給維卡脫罪,然而,現如今,有什么辦法,能比讓他兒子回馬來西亞頂罪,來得方便,來得更簡單。

    沒有。

    反正他想不出。

    會客間。

    一片寂靜。

    “咔嚓!”

    忽然。

    門被推開,一個男子走了進來。

    “抱歉。”

    “來晚了。”

    看著這個男子,羅希一陣皺眉。

    這家伙,膽子太大了,他的兒子都敢不打招地抓,現在聽到一個證據確鑿的案件,可以脫罪,他覺得,這是對方給的臺階。

    哼!

    還算知趣。

    不然。

    敢這么整我兒子,事后,絕對讓你去見上帝。此刻,對于這件事,他已經有了決定,讓那小子回馬來西亞頂罪,把事情了了。

    “你,不錯。”羅希輕笑一聲。

    一語雙關。

    既表達了不滿,又表達了友好。

    “謝謝。”

    “我知道你們是為了維卡的事情而來,整件事情,都源于一場酒后毆打致人死亡案件,證據充分,只是在致死性傷害上,責任有分歧。”

    “維卡,打的拳數最多。”

    “但是。”

    “攻擊要害的次數比例,沒有另一人多,因此,我們有理由判定,大概率,是另一人造成了本次事件的直接后果,維卡次之。”

    “不過。”

    “若對方逃逸,視為維卡主犯。引渡后不認罪,那么,視為共同主犯。”

    聽完。

    羅希很滿意。

    好。

    逃逸?對方敢嗎,這根本不是事兒。

    zhongshengzhichaojiyxgxitong00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