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蕓蕓的舒心生活 > 75|52.1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一轉眼阿奶又盯上了手工皂的方子?先前的兩個糖方子賣了一萬兩?還不聲不響的在府城買了個價值五千五百兩的鋪面帶住家?甚至這會兒就關心起她的嫁妝問題了?!

    有那么一瞬間,周蕓蕓是懵的,她完全不知道應該先吐槽哪個問題比較好,只覺得阿奶真不愧是阿奶,完全是一聲不吭干大事的料!

    腦海里的疑問太多了,周蕓蕓決定先從最重要的開始問:“阿奶,我翻過年也才十二歲,這會兒提嫁妝是不是有點兒太早了?”

    周家阿奶難得的沉默了,直勾勾的盯著周蕓蕓看了好一會兒,才吐出一口濁氣,滿臉無奈的搖頭道:“往后離三囡遠一點兒,別回頭越來越蠢了。”又道,“嫁妝的事情你就不用考慮了,我只問你,那土皂方子能賣嗎?”

    “能是能,不過有必要那么著急嗎?”剛被吐槽過蠢,周蕓蕓忽的有些底氣不足,畢竟從先前的種種事情表明,阿奶的智商要比她高出不少,想來這么著急應該也是有緣故的。

    果不其然,阿奶很快就解釋道:“買了咱們家糖方子的傻小子是京城人,我怕他回頭跑了找起來麻煩。自然也不是不能賣給別人,可像他那么傻又有錢的人,太稀罕了。”

    所以,買了糖方子的是某個有錢人家的傻兒子?阿奶您那么聰明還要坑傻子,真的就不覺得羞愧?

    周蕓蕓嘴角隱隱有些抽搐,不過最終還是點了點頭:“買賣的事兒我也不大清楚,阿奶您自個兒瞧著辦罷,反正你也不會吃虧。”

    最后那句話絕對是周蕓蕓發自肺腑的真心話,甭管對方是甚么來頭,只要別仗勢欺人,愿意坐下來跟周家阿奶好好談買賣,最終被忽悠的絕對是對方。想到這兒,周蕓蕓忽的靈光一閃。

    “阿奶,其實你沒必要直接賣方子。要是對方人品還過得去的話,咱們可以跟他合作。方子咱們出,做肥皂、賣肥皂的事兒都交給對方,叫他跟咱們二八分成?”

    技術入股這種事兒,擱在周蕓蕓上輩子很常見,不過她吃不準這年頭有沒有,或者周家阿奶能不能接受。

    好在,周家阿奶比她想象中的更為精明,很快就瞧出了里頭的商機。

    若是賣方子,那就是一刀切的問題。錢到手,方子出去了,往后就再沒有任何關系。這就像嫁閨女似的,一口氣撈一筆聘禮,閨女就是別人家的人了。可若是選擇分紅利的話,就跟叫兒子外出做短工,乍一看錢拿回家是挺少的,卻是細水長流,能坑一輩子。

    只幾息之間,周家阿奶就做出了決斷:“分紅利,不過回頭還得想個法子釣著他。”

    “咱們承諾幫著改良方子?”周蕓蕓試探的問道。

    旁的事兒她做不了,改良倒是容易得很。先不說熱制法的弊端本身就不少,單說她先前用的油脂就極為不好。倘若給她上好的原料,再給幾個精細的模具,出來的成品絕對要比先前那個好數倍不止。要是索性改成冷制法,除了時間上會延長很多外,質量上會高出一大截。而液體制法出的成品就跟果凍似的成透明狀,別提有多好看了,哪怕質量不變,賣相好了,價格也會跟著水漲船高的。

    唯一的問題就是,那個有錢人家的傻兒子真的能相信嗎?

    周蕓蕓沒見過本人,只拿眼瞅著阿奶,等著她做出最后的決定。反正最壞的結果也就是方子被騙走,自家一文錢都沒拿到,這個后果周蕓蕓自認為完全承受得起。

    “那就賭一把!”阿奶擲地有聲的道。

    <<<

    次日天不亮,周家阿奶就起身了,第一時間去戳了戳周蕓蕓前一夜擱在廊下的木盒子,見已經凍得硬邦邦的了,忙翻轉過來將里頭的手工皂倒出來。也虧得周蕓蕓先前往木盒子里頭抹了一層油脂,要不然還真不好拿。等拿出來后,周家阿奶只干脆利索的將一大塊手工皂切了兩塊下來。

    約莫成人一巴掌大小,拇指厚度的手工皂,在冬日里微亮的清晨里,呈現出碧綠的色兒,還散發著一股子蘋果的香味兒,這要是不知情的,還道是甚么新式糕點呢。

    周家阿奶尋了兩張油紙簡單的包了包,想了想,又切了一小片下來,就著太平缸里的水,按著昨個兒夜里周蕓蕓教的法子洗了洗手,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怎的,反正阿奶感覺自己那雙老橘子皮一樣的手,看著就白凈細膩了不少。

    當下,周家阿奶也顧不上吃早飯,只在灶間翻了翻,還真叫她在櫥子里一個倒扣著碗的大海碗里尋出了兩塊蜂蜜蛋糕。這玩意兒周家阿奶先前嘗過,味道兒很是不錯,最重要的是,冷了也不會變口味。仍是尋了油紙包了包,周家阿奶興沖沖的出門去了。

    她先去了縣城飴蜜齋,尋到了昨個兒那個倒霉蛋兒管事,叫人家再度帶她往府城去,還道有大買賣要跟祁家大少爺談,萬一給耽擱了,損失的就是成千上萬兩銀子。可憐的小管事就這樣被唬住了,急吼吼的坐上馬車再度帶周家阿奶進了府城。

    頭一次來時,周家阿奶都能反客為主,如今都第二回了,她自是完全不懼,也沒去飴蜜齋總店繞彎,便徑直來到了祁家大少爺暫住的三進小院門口,直接叫門。

    還真別說,這回真就多虧了周家阿奶的急性子,只因祁家大少爺想早些趕往京城,趕緊將星星糖的事情安頓下來,畢竟于他而言,晚一天制作就損失了一大筆錢。

    結果,這才準備出門呢,周家阿奶就再度殺上門來。

    秉持著生意人和氣生財的態度,祁家大少爺先叫人將周家阿奶迎了進來,又讓人上茶水點心,這才詢問究竟有何事兒。

    周家阿奶才懶得跟他廢話,直接伸出她那天天干活練出來的老橘子皮手,扯著祁家大少爺上好的衣裳,不管不顧的就拖人出去洗手:“……洗了你就知道了,我懶得跟你解釋。”人太蠢,三言兩語根本就說不清楚嘛。

    祁家大少爺被嚇得不輕,忙不迭的喚丫鬟打盆熱水來,顫著聲音叫周家阿奶趕緊放手。

    好在周家阿奶也沒打算把他怎樣,見熱水送上來后,就掏出油紙包,取了一塊手工皂給他:“用這個洗手。”

    “洗手?這是土肥皂?”祁家大少爺挑了挑眉,似有些不信,不過倒還是接過來依言開始洗手。這一洗,他立馬變了神色。

    打小就金嬌玉貴長大的人,對于好東西的感觸要更為敏感一些,而祁家大少爺不單是富家少爺,更是個商人,一面覺得這東西好,一面就已經開始考慮怎樣從中獲利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祁家大少爺和周家阿奶才是真正的一路人。

    “怎么賣?”

    洗干凈手,又拿帕子擦拭干,祁家大少爺沒有任何遲疑的進入談判模式。對于他而言,碰到任何好東西,都會第一時間換算成利潤。而且,因著有昨個兒的買賣打底,他覺得周家阿奶這么急著過來找他,一定是極為樂意促成這筆買賣的。

    不曾想,周家阿奶這會兒反而不著急了。

    “來,先過來嘗嘗我家好乖乖做的蜂蜜蛋糕。”原本揣上兩塊蜂蜜蛋糕是想當早飯吃的,可等出了門她才想起應該給這頭大肥羊帶點兒禮物,畢竟昨個兒他給了那么多東西,于情于理都不能連著兩次空手拜訪。

    手工皂是商品,不屬于禮物范疇。

    祁家大少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旋即便也落座,就著丫鬟送上來的茶湯,拿了個蜂蜜蛋糕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周家阿奶笑瞇瞇的看著他,直到祁家大少爺兩眼放光的三兩口干掉一個蜂蜜蛋糕,她才道:“我今個兒既然上門了,就是有誠意做這筆買賣的。不過,我倒是覺得,咱們可以換個方式,不用跟昨個兒一樣。”

    “怎么說?”

    “你應該沒帶那么多銀子罷?”周家阿奶笑得一臉菊花開,“不如這樣好了,方子我會給你,不要你的錢。但是等回頭你得了銀子,得分給我一部分。我也不會多要,兩成利就成,你覺得咋樣?”

    祁家大少爺笑得一臉純良,卻完全沒打算接話。

    周家阿奶依舊笑著,一副篤定的模樣:“我方才聽管事說,你們家兄弟好幾個?你是家里的老大,可手心手背都是肉,家里的錢未必都是你的罷?就拿我來說,將來等我走了,我至少要把八成的家產留給我小兒子一家。”

    “是嗎?周老太打聽得還挺清楚的。”祁家大少爺笑瞇瞇的望了過來,“不知你打算怎么幫我呢?”

    “自個兒私底下干點兒小買賣唄。老話說得好,爹有娘有不如自個兒有,那星星糖的方子是給你家里的,這土肥皂完全可以你自個兒來。”周家阿奶可不覺得這貨有表現出的那么純良,給家里賺錢和自個兒賺錢,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情況,這一點,單看她家三囡就知曉了,先前不也幫著家里喂養家禽嗎?也沒看出有啥不同來,結果一有了自個兒鴨鵝,一下子就顯出不同來了。

    祁家大少爺認真的盯著她看了半晌,忽的正了正神色,以從未有過的嚴肅口氣道:“看來先前是我小瞧了周老太,姜還是老的辣,看來老太您可真是個聰明人。很湊巧,我也是這般想的。看來,咱們得重新談談合作問題了。”

    都是千年老狐貍,索性敞開天窗說亮話,誰也甭蒙誰。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