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黎明之劍 > 第十章 回到實際問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龍。

    這種生物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在凡人的世界中了事實上,對于洛倫大陸的絕大多數智慧種族而言,龍都是一種介于神話和現實之間的生物。他們明確地知道這種強悍生物的存在,但基本上沒有誰能在有生之年見到一頭真正的巨龍。

    南方那些神神叨叨而且特別能活的精靈除外,壽命悠長的精靈是很有資格自詡為歷史見證者的,在精靈帝國漫長的歷史中,與龍打交道的記錄還是有那么一兩次的。

    那頭有著深藍色鱗片和巨大雙翼,優雅而強大的生物就這樣一邊飛過天空一邊降下致命的吐息,那已經灼熱到發白的火柱中蘊含著古老的龍語魔法,其威力絕非簡單的火焰那么簡單,火柱掃過之處,大地燃起熊熊大火,而且在沒有燃料的情況下持續燃燒并不斷蔓延,僅僅幾次吐息之后,整個塞西爾領便已經完全陷于火海之中了。

    而在做完這一切之后,那頭巨龍又在這里盤旋了一小會,仿佛是在檢查自己的工作效果,最后才振翅飛向高空,消失在正逐漸明亮起來的云層中。

    高文聽到好幾聲深深的呼吸從身旁傳來,包括赫蒂在內,每一個人都直到現在才敢敞開了深吸一口氣如果那頭龍再多盤踞一會,真不知道他們里面誰會先憋不住暈死過去。

    “龍……龍……”瑞貝卡緊抓著自己的法杖,嘴里不斷喃喃自語,“先祖啊,我見到龍了……”

    高文清咳兩聲:“咳咳,不用你說,我也看見了。”

    瑞貝卡這才激靈一下子醒過神來,有點尷尬地看了高文一眼,隨后神色復雜地看向塞西爾領。

    被魔潮肆虐一遍,又被龍炎焚燒一遍,這片地方是徹底要不得了。

    而那些怪物……雖然對塞西爾領那些戰斗力拙劣的衛兵而言頗為棘手,但它們終究只不過是最下層的畸變體而已,在龍炎焚燒之下,幾乎已經全部灰飛煙滅,縱使還有一些幸存下來的,在周圍環境發生巨變之后它們的自我解體也不過是時間早晚而已。

    “我還以為龍只會出現在傳說里,”沉默寡言的拜倫騎士都忍不住開口道,他身旁的三名士兵這時候還在打著擺子站不起來,一貫嚴格的騎士此刻卻也沒有責備他們,而只是皺緊眉頭,“大人,您曾與龍打過交道么?”

    “沒有,”高文搖了搖頭,“龍是一種很神秘的生物,哪怕是七百年前半個洛倫大陸天翻地覆的時候,他們也沒有介入過俗世。”

    雖然嘴上這么說著,高文心中對那些巨大的生物卻并沒有太過震驚,因為他從別的渠道見過巨龍掛在天上的那些日子里,他不止一次見過這種生物出現在大陸上。只不過龍確實神秘,即便高文在天上掛了不知道多少萬年,見到的巨龍也相當有限,在加上那些畫面凌亂瑣碎,他也總結不出龍類的多少特征習慣來。

    這時候高文身旁的影子突然晃了兩下,他扭頭一看,果然看到琥珀正站在自己身后,半精靈小姐臉上還頗有些驚魂未定的樣子。

    “我見到龍啦!”琥珀咋咋呼呼地嚷嚷著,“我媽媽絕對不會信的我見到一頭龍!那么大的!”

    “行了行了,在這兒的都看見了,”高文瞪了這個膽小又聒噪的盜賊一眼,“你剛才跑哪去了?”

    “鉆在附近的石頭縫里,”琥珀挺著胸脯說道,“我逃命的本事一流!”

    高文捂著額頭嘆息:“暗影親和至少是大師級,正面戰斗能力就比鵝強點有限,你還挺自豪。”

    隨后他搖搖頭:“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快點離開吧。”

    他邁步向山坡下走去,雖然龍已經離開了,但天知道還要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冒出來,所以盡快離開才是王道。而赫蒂卻神色復雜地看了家族領地最后一眼:“先祖……那頭龍焚燒了我們的領地。”

    “他焚燒的是我們的廢墟,嚴格來講,他焚燒的是那些怪物,”高文看了赫蒂一眼,之前巨龍釋放吐息的時候他是認真觀察過的,基本上都是沖著怪物最密集的地方噴,雖然不知道為啥有好幾次都噴偏了方位,但其噴吐的傾向性已經相當明顯,“塞西爾領在那頭龍來之前就已經沒了。”

    “但是……”

    “你還想跟一頭龍討公道不成?”高文聳了聳肩,“講點實際吧。真要做點什么的話,那就是盡快回到文明社會,把怪物和龍的事情統統報告上去。”

    赫蒂無法辯駁,只能點了點頭:“是。”

    其實高文很理解赫蒂的心情塞西爾領是她的故鄉,是她出生長大的地方,盡管故鄉已經毀滅了,可心里的那道坎卻不是那么容易過去的,哪怕明知道那頭巨龍只不過是在廢墟上又放了一把火,而且這把火很有可能還是為了燒那些怪物,她也多少會有點別扭。

    畢竟這算當面鞭尸。

    但理解歸理解,高文卻很難做到帶入其中畢竟直到從棺材里爬出來為止他還不是這個塞西爾家族的老祖宗呢……

    帶著各種各樣凌亂的心境,一行人離開了這片地區,接下來擋在他們面前的是一片密林。

    赫蒂一手提著法杖,一手在空中勾畫出幾個明暗不定的符文,隨后抬頭看向密林的方向:“要穿過這片林子才能回到大道上去,那是通往坦桑鎮的必經之路。”

    高文則帶著好奇與羨慕盡管他努力掩飾了的表情看著在赫蒂手中閃耀的符文:“魔法還真是個方便的玩意兒……”

    “先祖?”赫蒂有些困惑,緊接著就露出有些惶恐的表情來,“我這些技藝惹您不高興了?”

    高文一愣:“啊?我為什么要不高興?”

    “塞西爾家族一直是以騎士的力量立足,武藝與騎術才是家族正統,像我和瑞貝卡這樣走上了法師道路的……若是放在一百多年前,別說繼承權了,恐怕在家族中立足都會成問題,”赫蒂有點緊張地解釋道,“只是……只是自從一百年前那件事之后,家族地位一落千丈,人丁也漸漸凋零,能掌握超凡力量的子弟稀缺,所以騎士之路以外的路子才算得到認可……但不管怎么說,這卻違背了家族的規矩。”

    高文隨口來了一句:“這傻x規矩誰定的?”

    對于這種典型的迂腐族規,擁有開放思想的他一向是深惡痛絕的。

    卻沒想到他這句話一出口,現場氣氛頓時微妙起來,拜倫騎士第一時間低下頭假裝系鞋帶盡管他穿著一雙鐵靴子,赫蒂則愣在當場,而瑞貝卡則在兩秒鐘后怯生生地抬手指了指高文自己。

    高文:“……”

    檢索一下記憶,當年……好像是有這么件事來著。

    年輕氣盛的大英雄高文塞西爾,在一次凱旋之后與安蘇王國的開國之君查理一世痛飲慶功酒,倆好基友酒后吹牛逼,討論到如今大業將成,當年苦逼地領著族人們逃難到北邊的一幫人如今也個個成了開拓功臣,奠基之人,可以預見不久后的將來那就是一大波的初代貴族,而且只要能活能生,這幫毫無底蘊可言的初代貴族身后就將誕生出一個個傳承悠久根正苗紅的古老家族……

    所以倆喝高了的開國君臣就湊到一起尋思,是不是應該提前搞一搞規范化,制定點族規家訓之類的東西出來,以防止那幫子孫后代忘了老祖宗的精神,而作為開拓者中的開拓者,奠基人中的奠基人,高文塞西爾和查理一世毫無疑問應該以身作則一下。

    于是七百年前的高文塞西爾一口悶了大半杯高度酒,又看了自己腰間的騎士劍一眼,抬手在桌子上揮毫潑墨留下一行字:

    騎士比法師牛逼。

    查理一世看見之后甚感欣慰,于是也揮毫潑墨一行字:

    高文卿說得對。

    前者成了塞西爾家族的祖訓,后者……后者讓查理一世的侍從和諫官們給死諫回去了。

    為大局著想思慮深遠的大臣和醒了酒的國王陛下當然不會把這種酒后嗨言給列到基本國策里去,可是高文塞西爾,卻是認認真真地把自己當時的心中感想給列到族規里去了。

    從記憶庫中脫離出來,高文滿臉尷尬地看了赫蒂和瑞貝卡一眼。

    他嘆了口氣:“當年喝高了,你們就當沒這條規矩吧……”

    赫蒂&a;a;瑞貝卡:“……?”

    而就在這時,旁邊琥珀肚子中傳出來的一陣咕嚕聲總算是給高文解了圍。

    “雖然我知道在你們祖孫盡享天倫之樂的時候說這個有點不太合適,”半精靈少女有點尷尬地揉著肚子,“但是我有點餓了。”

    而琥珀的肚子餓仿佛成了個起始信號,在她話音落下之后,緊跟著就是好幾聲腸胃蠕動的聲音從現場的每個人腹中傳來。

    就連高文也不例外。

    直到此刻,高文才意識到,自從離開那個陰暗的墓穴之后,在場的所有人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進食了。

    而他沒有進食的時間要尤其超過每一個人他上一次享受咀嚼食物的滿足感時,洛倫大陸上的猴子們還遠遠不會直立行走呢。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